2018年11月19日 星期一

馬尿村

覓路過「馬尿水」:

找到「馬尿村」前的田地,見到屋址下面的台基:

屋下的台基,真正的入村路口在台基右方,已被密林所覆:

此為台基右方(西面),村屋正式的入口階級,已被有刺的「省藤」屬植物覆蓋嚴重,前往不得:

台基近觀:

翻上石牆,終見到魂牽夢縈的「馬尿村」屋址:

第一間村屋,七十年代的行山雜誌「野外」仍影得村址有二「門框」,此為東面「門框」的現況:

屋前台基下望田地:

由內向外望第一間村屋的「門框」位:

再稍入,亦由內向外望第一間村屋:

稍向東移,見第二間屋牆基被植物覆蓋嚴重:

由內外外望,此間屋頗細。從1959年11月尾「庸社」旅行隊到訪仍有人居住的「馬尿村」記載所示,「馬尿村」有磚舍兩楹。故此間屋可能不是住人的。

再深入就見到第二個「門框」,是第二間磚屋了:

昔日村民遺下的?

瓷器?碗?

屋頂的磚瓦?

稍稍清除椏枝後影的第二間村屋:

另一角度,可見剩有半幅門框: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送上七十年代「野外」雜誌,介子1976至1977年所著「東北區域面面觀」內的插圖,可與上圖加以比較。就是此幅圖及下文一篇59年村屋未廢時的記載引起筆者一探究竟的心願,今終如愿以償,太開心了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「野外」雜誌有一期載有「黃垤華」「方輿論說二篇」,內有一文「馬料舊聞,緬懷往事」,現節錄部分供大家參看:

「猶憶一九五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,余隨「庸社」東北長跑,自三椏灣來,下午二時廿五分抵此。適飲料盡罄,渴甚,眾議乞水於村人,領嶺布達才君乃告小休,大隊遂勾留村內。

余環覽四周,覩磚舍兩楹,潛藏幽壑中,樸雅絶塵。乃乘間走訪其居,既至,則一老婦,方囑孫女擧炊。謂余言:先代自東江徙此,已歷數世。嫗年六十矣,窮居而野處,未嘗至九龍。近者如沙頭角,非有要事,亦不易一往。余觀其灌田耘蔬,豢魚牧畜,自食其力,雖匿深山,隱荒落,人不堪其苦,而彼獨怡然自樂,晏如也﹗復詢以附近山川土名,俱一一詳為闡述,同遊諸君,得以口訪筆錄,獲益良多。

俄而水沸,各自補充,逐行。大隊離馬尿…(簡略)…

余於斯役得訪馬尿,感觸殊深,後蒞厥所,而村已廢,雖欲唔故人,不可得矣﹗及今思之,猶耿耿於懷﹗」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另,據1957年出版的 「Hong Kong Gazetteer」記載,馬尿村住有一家四口